大发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2 02:30:5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制作1比20缩小版花果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工程车辆在广东省韶关市大宝山生态修复现场忙碌(8月4日无人机照片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新山片区一期25公顷治理修复项目已完工,植被长势良好——乔木、灌木、草木、蕨类等30多种植物品种稳定存活,覆盖面积达到95%以上。二三四期共64公顷土地,也于今年3月份动工,预计2021年底前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宝山矿区生态修复之难、成本之高,是我国矿山生态修复的一个缩影。如何探索实践有效的矿山生态修复之路,仍值得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特维生前照片 (图据《太阳报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天盯着天气看。要赶在下大雨前完成树苗种养,否则土质疏松,一下雨,种下的苗就要全亏了。”吴建强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难的是吃水问题,守着一条横石水河,全家人却从不敢喝河里的水。“黄水混着泥巴,冲厕所都嫌脏。”张清娴说,几十年来,家里喝水是靠一根细管,从高山深处引接而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这是广东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为矿山生态修复配建的污水处理厂(8月5日无人机照片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乘坐越野车,越过山脊,挺进翁源县铁龙镇新山片区深处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山脚下,约两个足球场大的“湖泊”旁,几条船正在清淤,一旁平整的土地上堆放着黄色的渣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生态修复专家指出,目前,从中央到地方各级财政,对矿区生态修复投入不足,市场化机制又尚未完全建立,缺乏激励社会资本投入的有效政策,资金问题已成为制约矿山生态修复的瓶颈。